您现在的位置:男人人吻女人的蕾丝内衣 > 书香校园 > 书香校园 > 正文内容

冰雪运动“云推广”如何发力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5-28 浏览次数:

   2020—2021雪季全省参与冰雪运动群众要达到2200万人,疫情当前线下推广普及面临诸多困难——冰雪运动“云推广”如何发力2019—2020雪季,我省参与冰雪运动人数超过1700万。 日前召开的2020年全省体育工作会议提出,2020—2021雪季全省参与冰雪运动群众要达到2200万人。

   一直以来,我省冰雪运动推广普及都以线下赛事活动为主,而新冠肺炎疫情下,线下推广普及面临诸多困难。 刚刚萌芽的“云推广”,该如何进一步发力,为我省参与冰雪运动人群持续扩大助一臂之力呢?“云推广”起步普及冰雪运动不停步这几个月,沧州市黄河路小学五年级八班学生孙铭谦的妈妈形成了一个新习惯:记录女儿的每节“云上冰雪课”。 4月16日下午,孙铭谦在客厅里铺上教练给统一配备的滑行板,再把手机里的直播课投屏到电视上,跟着教练练起了蹲起、静蹲、后引侧蹬这些轮滑和滑冰的基本动作,妈妈则在一旁用手机拍下她的训练情况。

   打开孙铭谦妈妈的手机,这类视频并不少见。 黄河路小学是我省冬季体育项目传统学校,2016年就开展了冰雪进校园工作,并成立了校轮滑队,孙铭谦是校轮滑队的一员。 虽然因为疫情该校一直没有复学,但其冰雪体育课并没有停止:自今年2月以来,每周二到周日的下午4时至6时,孙铭谦和一些同学的“云上冰雪课”就开始了,负责在该校开展冰雪进校园活动的斯宝特旋翼冰雪轮滑俱乐部通过视频课和直播课的形式,让孙铭谦们在家也能学轮滑、滑冰。 “训练内容是轮滑基本动作,既维持了孩子对这项运动的热情,又培养了孩子的训练自律性。 ”孙铭谦的妈妈说。 无独有偶,在邯郸,同样的“云上冰雪课”也在进行着。

   “两个月来,我们在十余所小学以及河北工程大学、邯郸学院、邯郸职业技术学院等高校中,以线上打卡、网络教学的形式,推进冰雪进校园。 ”邯郸市轮滑运动协会秘书长王龙飞说。 以邯郸职业技术学院为例,轮滑课是该校的体育选修课之一。 这段时间,邯郸市轮滑运动协会面向该校七个班级开展了“云上轮滑选修课”,并根据每个班的进度,每周安排不同的教学内容。 王龙飞说,通过这段时间的训练,学生们的体能状态和动作规范性得到了很好保障,为后续线下课程的恢复做好了准备。 诚然,冰雪运动“云推广”并非完美无缺,一些俱乐部和协会也意识到了它的不足之处。

   “只能用于简单动作的讲解或督促学生进行常规训练,对于技术提高和技巧训练则显得不适用,因为这需要教学双方很好地互动。

   ”石家庄市轮滑运动协会秘书长王新权表示,他们曾以直播课的形式进行轮滑动作技巧教学,但教练和学生普遍反映,隔着屏幕就像“雾里看花”,训练效果很不理想。 河北省体育学院冰雪运动系主任刘振忠认为,尽管如此,冰雪运动“云推广”的价值还是不应否认。 因为疫情,各项体育运动的线下活动都受到很大影响,但同时,人们发现,“云推广”其实也是一条途径。

   “现在尝试‘云推广’的项目不少,比如棋类、武术等,冰雪运动也不应落于人后。 ”刘振忠坦陈,冰雪运动线下推广的重要性自然无法替代,但在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下,线下推广活动何时能恢复尚未可知,我省要实现2020—2021雪季2200万人上冰雪的目标,可以说时间紧、任务重。

   这种情况下,不受时间、空间和规模限制,且具有传播快、引流多、覆盖人群广等优势的“云推广”,正好可以解冰雪运动推广的“燃眉之急”,所以应积极尝试将其常态化。 各方合力推进让“云推广”走进大众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我省冰雪运动“云推广”已经有了“吃螃蟹的人”,但毕竟是少数,尤其是在县乡基层开展不足,大多数地区还在犹豫和观望。

   “没有直播的经验。

   ”“教练少,一个个视频检查忙不过来。

   ”……谈起为何不尝试冰雪运动“云推广”,许多俱乐部似乎有难处。

   枣强县飘阳轮滑俱乐部教练刘阳告诉记者,之前也有学校询问过他们是否能开设轮滑网络课程,但由于俱乐部没有相关经验,目前只能安排学生自主训练。 对此,刘振忠表示,要让冰雪运动“云推广”从“小众”变成“大众”,既需要基层相关俱乐部、协会积极摸索,又离不开相关部门的引导和推动。 “通过政府部门倡导、协会和俱乐部发力,学校、社区、家庭等配合,才能形成强有力的冰雪运动‘云推广’工作体系。

   这样,好的推广措施与经验就能及时自下而上、再自上而下地普及开。

   ”4月12日,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等开展了首期“滑向2022线上借力赛”群众性冰雪主题活动,邀请中国冰雪运动推广大使李佳军等走进演播室,与各路嘉宾一起倡导参与冰雪运动。 至4月26日,“滑向2022线上借力赛”已举办3期,吸引550万人次观看。

   刘振忠认为,我省相关部门、各级各类学校和相关协会等也应积极行动起来,为冰雪运动“云推广”造势,最好能够有组织、系统性地推进,以形成风起云涌的局面。

   “光造势也不行,必须帮助基层解决面临的困难。 ”王新权说,他们之前也曾尝试过直播课,但因为效果不佳,只进行了五六天就停了。

   后续他们一直在思考如何改善教学效果,但对于轮滑网课应该教哪些内容、如何增强对学生的吸引力,并没有想出好的对策。

   不久前,中国轮滑协会主办了2020年全国轮滑网络大赛,石家庄市轮滑运动协会在组织教练、学生积极参与的同时,也曾考虑通过组织一些线上冰雪运动小游戏或者趣味比赛,拓展“云推广”内容,吸引社会广泛参与,但要将其落实却不容易。

   “要搞好策划设计和活动组织,有合适的宣传平台,还要动员家长和学校支持,独自操作难度很大,迫切需要帮助和指导。

   ”王新权表示。 刘振忠认为,目前冰雪运动“云推广”教学效果不佳,除了云教学本身的不足,也与教练们云教学经验不足、教学手段照搬线下模式,没有适应线上教学需要有关。

   “针对‘云教学’,应该根据冰雪运动项目特点,经过专业人士研究,制定适合广泛推广的网络教学规范和教学计划,开发设计一套可操作性强的教学方案,明确教什么、怎么教、怎么增强教学效果。

   这样,就可以有效地帮助基层解决这方面资料不多的难题。

   另外,可以配套举办一些趣味性和竞技性的冰雪运动网络比赛,以云端赛事推动云端推广。 ”(记者赵瑞雪)。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